诗是诗人的心声,诗的品格就是诗人的品格,简称“诗品即人品”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第一期,就上演了“诗品论人品”的好戏,蒙曼老师亲自点评了唐代杜甫的《春夜喜雨》和清朝孔宪彝的《阻雨谣》,对两位诗人的人品,大加称赞。小编今天接着蒙曼老师的点评,也谈一谈自己对“诗品即人品”的看法。

美好

杜甫的《春夜喜雨》,大家都很熟悉的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,这诗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!“喜雨”、“好雨”、“润物”,杜甫只用几个词汇就把喜滋滋的心情抒发出来了。有人说杜甫不切实际,几间茅屋还漏雨呢,就扯什么“大庇天下寒士”,空口说大话。不过小编同意韩愈说的,“所尚苟同趋,贤愚岂异伦”,只要心是好的,笨点也没关系。杜甫人品好,爱国忧民的感情发自肺腑,说点空话、大话,也不伤大雅。

润物

点评《春夜喜雨》时,蒙曼老师还特意提到了孔宪彝。孔宪彝是大圣人孔子的后代,他没有祖宗的才华,但是绝对有祖宗的品质。《阻雨谣》,写得很朴实,很接地气,有点打油诗的意思,但诗里表现出来的品质却让人敬佩。“不雨悯农夫,既雨愁客子。不惜行路难,为汝老农喜。”下雨,不过给自己赶路增加点困难,但是雨润万物庄稼丰收,老农一家就不会饿肚子了。因此,孔宪彝踩着脚下的泥巴,唱起了欢快的歌。这诗就像粗衣麻布裹着的荆山美玉,谁敢说不好?人品决定了诗品。

欢喜

说到诗品和人品,无论如何也要把李白请出来,他是诗界第一大咖,诗品和人品是否相符,是有标杆作用的。李白的诗品与人品是完全统一的,小编认为可以用“乐观”和“美好”来形容。同样是忧国爱民,李白不写困难和疾苦,而写自己的理想,“为君谈笑静胡沙”,不是沉浸在当下的苦难中,而是展望美好的明天。同样是安慰朋友,李白写“圣主恩深汉文帝,怜君不遣到长沙”,把朋友贾至的苦闷心情,向积极乐观的一面引导。

阳光

李白的诗,最多也就是写写自己有点孤独,一个人在喝酒,此外,没有任何负能量。怨、恨、不公、不平、黑暗、贫穷,这些负能量的东西,在他诗里都不出现。所以,小编觉得,诗品就是诗人的价值观,价值观就是诗人的选择。世界上有负能量,有正能量,你选择负能量的东西写进了诗里,诗品就低。负能量存在,但是你不在意它,不传播它,只写正能量的东西,诗品就高。谁身边会没有点负能量呢?关键是你不要选择它。

乐观

小编自己有一个感觉,拉低自己的智商和人品容易,拉高自己的智商和人品不容易。那些负能量的东西,那些毒鸡汤,最容易渗入,不知不觉就拉低了自己的智商和人品。读诗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,那些讽刺的诗,特别好记忆,过目不忘,美其名曰“反映现实,针砭时弊”,记忆的多了,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就是一锅毒鸡汤,会让自己也变得尖酸刻薄,面目狰狞,开口自带负能量。不知是不是因为小编的抵抗力太低。

自信

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小编有很大的收获是来自专家的点评,他们通过点评诗词中的美好意义,来诗化我们的人生。小编意识到,学习诗词,欣赏诗词,最终的目的,就是美化自我,美化生活。因此,我们一定要多看那些诗品和人品俱佳的诗,少看那些尖酸刻薄的诗,多听听专家带正能量的点评,少听那些拉低智商和人品的胡说八道。喜欢诗词,喜欢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请关注小编。若有不同见解,欢迎和小编讨论。